打造智慧城市 治好城市病得中西医结合

我们社会在不断发展,未来城市所能承载的人口将越来越多。目前,我国正处于城镇化加速发展的时期,部分地区“城市病”问题日益严峻。为解决城市发展难题,实现城市可持续发展,建设智慧城市已成为当今世界城市发展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近日,2015(第十届)城市发展与规划大会在广州召开,国务院参事、住建部原副部长、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理事长仇保兴做了《深度城镇化,增强未来可持续发展能力》的主题演讲。会后,《经济》就相关问题对其进行了深入采访。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经济》:在您看来,北上广等特大型城市应如何完成深度城市化?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应如何解决?
仇保兴:特大型城市的病是最多的。前段时间流行逃离北上广,为什么?3个原因:第一房价太高,第二空气污染,第三交通拥堵。但是逃出去之后很多人又发现,特大型城市本身也是有好处的,比如人才集聚、服务功能、国际贸易的平台等,这些都是中小城市无法提供的,但这并不代表这些城市没有病。
其实北上广不是在跟周边的城市竞争,而是与世界同类超大城市竞争。我们的城市有多少病、有什么缺点、需要怎么改进,是需要在这个范畴内与全球其他城市进行比较才知晓的。伯克利大学的一位教授在十年前曾提出过一个思想——全球化城市网络,他认为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实际上是国家头牌城市之间的竞争。也就是说,在全球化的平台上形成城市网络,以后所有的金融、科技、人才、高端资源等都将在这个网络上竞争。北上广代表了我国的核心竞争力,其能不能融入到世界城市网络中,成为节点城市,是中华民族的命运之战。如果挤不进去,那说明我们整个国家的竞争力不行;如果挤进去了,并且之后还有一批城市也相继进入这个行列,那么中国的国家竞争力就强了。
北京5年前就提出了“世界城市”的发展目标,很多人出主意,认为世界城市应该包含世界500强公司、世界著名的国际协会等。但从城市风格来说,我认为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如果对自己民族的东西都不尊重,那么世界也不会尊重你,也就进不了全球节点城市。北京原来有3个建筑肌理板块:故宫、现代主义和胡同。5000多条胡同,这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的特色文化,如果保护得好,仅凭这一点北京就理所应当成为世界城市。但是前20年内,北京却把5000多条胡同拆到了只剩400多条,这就是短视。
广州原来也是岭南文化的集中地,有许多岭南文化的优秀建筑和景观特色,但现在也基本上日薄西山了。古老的南方城市街道一般只有十几米宽,这么窄一方面夏天会很阴凉,另一方面街道这边的店主吆喝一声,对面就能听到,便于交流。而现在的街道从技术条件和商业气候来讲,并不适合传统商业发展。这是一个通病——求大,大的广场、大的马路、大的高架桥、大的会展中心,而传统的岭南建筑、花园却不在了。
民族的才是国际的。一方面我们不能贪大,大而集中是工业文明的象征,生态文明特征往往是小而分散的。另一方面不要盲目求洋,借鉴国外先进的东西,应“洋”出名堂,“洋”出节能减排的功能,有些建筑不仅外形怪诞,而且维护费用高昂,造价比一般的建筑高3倍,这就是一种不良导向。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0-21 20: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