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监管应以“行为监管”为核心

“无论未来的金融监管框架是怎样的,应当允许市场主体综合经营,而综合经营必须有规则,分业持牌,分业治理,各项业务间设立必要的防火墙。监管应该以市场主体的行为方式为核心,而不是片面要求市场主体按照监管的方便来行事。”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裁赵学军认为,这是金融市场上的“供给侧改革”,主旨是提高市场主体效率、防范整体风险。
赵学军是在12月18日“聪明的贝塔中国高峰会”上回答财新记者提问时作上述表示的。
“十三五”期间,中国将对金融监管体系实施改革。下半年以来发生的股灾也引反了人们对现行金融监管体系的反思。赵学军认为,中国金融监管体系走到今天,需要加以改革,尤其要解决分业监管下协调不够的问题。不过,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优劣对错:分业监管和综合监管各有利弊。现在,市场看到了分业监管很多弊端,需要改善,但是,也不应当忘记分业监管最重要的原则,其中好的因素应当保持。
谈及对下半年以来股市的思考,赵学军认为,今后,这类剧烈动荡的事情还会发生,因为中国资本市场结构以散户为主,散户行为的一致性仍然会导致助涨杀跌。而这轮股市暴跌的一个新特点是加杠杆问题,所谓的场外配资、伞形信托,纷纷涌入股市。
赵学军认为,金融监管重复了1929年“大萧条”时美国犯过的错误。此后,美国的相关立法完全围绕着这个原则,即银行资金不得以债券、以放杠杆的形式进入资本市场,二者需要严格隔断。股灾发生当然也有证券系统自身的原因。中国股市本身就是高波动的市场,加杠杆融资更是雪上加霜。融资融券业务完全是被券商的商业利益推动起来的,再加上零售市场的特点,行情上涨变得更加不理性。等到中国证监会发现了这个问题,要去杠杆,股指已经奔着5000点以上去了。
他特别指出,在这轮危机中,基金行业险遭“劣币驱逐良币”的厄运。上市公司大面积停牌,造成投资人流动性冻结,被迫减头寸,因坏股票已经停牌,未被停牌的好股票往往成为被挤压的部分。公募基金本来运行得比较规范,但是,却沦为被挤压的对象。好在由于政府的干预,这个局面没有延续下去。以绝对回报为目标的私募基金,当它面对市场下行的时候,必须削减投资规模,从而加剧了整个市场下行。所有的数据都表明,公募基金在这次危机中是最稳定的。
他认为,资产管理行业正在发生巨大变化。私募基金的规模已近5万亿元。过去两年中,注册的私募基金已超过2.6万家。公募基金已经完全没有门槛,任何一个有从业经验、符合基本资格的人,都可以建立公募基金公司。
客户端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居民再也不拿银行存款当作理财的核心资产。为了对抗余额宝,银行自己也发行了种类繁多的理财产品;8•11汇改以后,普通居民也在思考是否需要兑换一些美元,在国外买一点资产。而随着利率走低,债券性投资的机会越来越少。另外,随着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投资者开始认识到,政府不会再无条件、绝对地提供金融信用背书,市场正在进入一个要想获取收益就要承担风险的年代。
“今天,居民的财富确实多了,但是,可投资的资产一则发生了风险上的变化,一则是可投资的资产仍然不多,怎么去投、怎么去管,越来越复杂。这些变化对资产管理行业也提出了相应的要求,全能型的基金变得越来越不合时宜,需要针对具体的产品确立不同的功能。”赵学军说。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0-21 19:5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