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金融改革硕果累累

回顾2015年,我国金融大事不断,金融改革措施逐步落实,改革步伐不断加快。

回顾2015年,我国金融大事不断,金融改革措施逐步落实,改革步伐不断加快。
年初,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3月12日在“两会”记者会上表示,2015年上半年将出台存款保险制度。十数日后的3月31日,国务院公布《存款保险条例》。这项改革举措被很多分析人士解读为“构建了有效防范风险的金融安全网”。
2015年,世界经济形势复杂多变,我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推动结构性改革成为共识,但经济结构调整、新旧动能转换必然会带来风险和阵痛。尤其是今年以来开启的一系列金融体制改革,建立存款保险制度,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巡视员魏加宁看来,是“改革必须冒的风险”,因为它对于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深化金融改革、维护金融稳定和提升金融业竞争力具有重要作用。
“因为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是利率市场化的前提条件。”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表示,10月23日,央行宣布放开存款利率上限,标志着我国利率管制基本放开,利率市场化进入新的阶段,在利率市场化进程中和整个金融改革历史上,都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李克强总理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围绕服务实体经济推进金融改革”。年初时就有分析预计,金融改革将成为2015年改革的核心之一。果然,在接下来的数个月当中,我国金融改革步伐明显加快,各项具体措施出台落地。

人民币不断“抢头条”

12月1日,人民币成功加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无疑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件大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董会当天表示,人民币符合现有标准,为可自由使用货币,决定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SDR货币篮子相应扩大至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英镑5种货币。人民币在SDR货币篮子中的权重为10.92%,新的SDR篮子将于2016年10月1日生效。
今年以来,一系列加快人民币市场化进程的技术性措施相继出台,包括向境外央行类金融机构开放银行间债券市场和外汇市场;财政部从10月份起每周滚动发行3个月期限的国债,以完善收益率曲线;完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采纳IMF数据公布特殊标准(SDDS)等。这些举措为人民币顺利加入SDR货币篮子扫除了技术性障碍。
“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不仅是人民币国际化道路上的重要一步,也是中国在全球经济金融治理中扮演关键角色的里程碑式进展。”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表示,SDR过去几十年间的构成货币只有4种,分别代表着全球最强大的4个经济体和金融体。人民币加入这一“精英”组织并成为第5种货币,表明所有基金组织对人民币背后所代表的中国经济和金融体系的认同,是对人民币可自由化使用和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肯定。
10月8日,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一期成功上线运行。该系统按计划分两期建设,一期工程可便利跨境人民币业务处理,支持跨境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结算、跨境直接投资、跨境融资和跨境个人汇款等业务。
国际金融问题专家赵庆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一项重要的金融基础设施,CIPS的启动就像是在国际间为人民币清算和结算业务开通了一条专门的高速公路,有利于缩短清算路径,提高清算效率。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校长助理丁志杰认为,CIPS对人民币国际化起到保驾护航作用,有助于管理跨境人民币流动风险,提高我国金融系统稳定性。

汇率、利率更加市场化

8月11日,为增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的市场化程度和基准性,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完善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迈出人民币汇率改革10年以来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步。央行副行长易纲对新的中间价定价机制作了解释,一是主要参考前一天的收盘价,二是同时要考虑外汇市场供求关系和欧美市场的变化,这样就使得中间价的报价和当天的开盘价和收盘价更加接近。
“此次改革主要目的是使中间价报价机制更加市场化。”易纲表示,要“相信市场、尊重市场、敬畏市场、顺应市场”。
利率是市场资金要素的价格,利率市场化改革关乎全局。10月23日,中国人民银行在宣布“双降”人民币存贷款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的同时,还宣布对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等不再设置存款利率浮动上限,标志着我国的利率管制已经基本放开,改革迈出关键性的一步,利率市场化进入新的阶段。
“这在利率市场化进程中,在整个金融改革的历史上,都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充分体现了我国坚定推进改革的信心和决心。”央行新闻发言人表示。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放开存款利率上浮限制并不意味着利率市场化改革大功告成,下一步还需要逐步健全和完善市场化的利率体系,进一步完善相关配套机制体系建设。

实施存款保险制度  改革政策性银行

3月31日,国务院公布《存款保险条例》。《条例》规定,存款保险实行限额偿付,最高偿付限额为人民币50万元。据央行测算,这一标准可以覆盖99.63%存款人的全部存款。截至2015年6月30日,全国3611家吸收存款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已全部办理投保手续。
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建立存款保险制度,有助于促进完善金融机构市场化退出机制。存款保险制度最核心的问题是如何在道德风险和金融稳定之间实现平衡,要让银行以足够的责任心稳健经营。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表示,以存款保险制度为代表的金融改革重点项目,本质上是为了在改革顶层设计方面,逐渐从过去的偏重相机抉择,到着重构建各类“内在稳定器”,使整个金融体系更有弹性。
当前,中国加大结构性改革力度,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实施“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等重要战略,均需要巨大的基础设施投资,开发性金融和政策性金融是重要的支撑力量。但长期以来,开发性金融和政策性金融存在公司治理不完善、资本金严重不足、约束机制不健全、可持续发展能力不强、政策性功能定位模糊等问题。
4月12日,国务院表示批复同意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的改革实施方案。方案明确了3家政策性银行的功能定位,并要求其建立和强化资本约束机制。其中,国家开发银行明确坚持开发性金融机构定位,中国进出口银行则要强化政策性职能定位,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以政策性业务为主体,建设成为具备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农业政策性银行。7月15日、7月20日,国家外汇储备分别向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注资480亿美元、450亿美元,顺利完成改革方案要求的资本金补充工作。
“通过改革,三大政策性银行的治理结构、约束机制、内部管理将进一步健全,其金融服务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将稳步提升。”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表示。

规范互联网金融发展  推进区域金融改革

7月18日,央行等十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互联网金融行业从此进入有法可依、规范发展的新阶段。《指导意见》按照“依法监管、适度监管、分类监管、协同监管、创新监管”的原则,确立了互联网支付、网络借贷、股权众筹融资、互联网基金销售、互联网保险、互联网信托和互联网消费金融等互联网金融主要业态的监管职责分工,落实了监管责任,明确了业务边界。
“《指导意见》是中国互联网金融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里程碑和新起点。以《指导意见》发布为起点,中国互联网金融将告别野蛮生长,被纳入法治化和依法监管的轨道。”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称。
10月29日,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发布《进一步推进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金融开放创新试点加快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方案》。《方案》共有40项举措,既包括对现有内容的深化,也推出了新的改革举措,被普遍视为“新阶段深化上海自贸试验区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纲领性文件”。据央行研究局局长陆磊介绍,在上海自贸区进一步推进金融开放创新试点,可以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积累新经验。
12月11日,人民银行等部委发布《浙江省台州市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改革创新试验区总体方案》和《吉林省农村金融综合改革试验方案》。同日,人民银行发布关于金融支持广东、天津、福建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的指导意见,分别以深化粤港澳合作、发展融资租赁、推进两岸金融合作为重点,在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资本项目可兑换、跨境投融资等方面开展金融开放创新试点。

陆磊表示,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十三五”时期我国改革与发展的建议,中央和地方在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共享发展5个层面要形成合力,区域金融改革可以在支持相关领域的改革和发展中起到关键作用。

本报记者 李国辉        来源:金融时报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8-22 17:1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