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丰:下一次全球经济危机离我们还有多远?

『陈凯丰博士,纽约金融论坛(NYFF)联席发起人,目前在纽约管理一个全球宏观对冲基金,同时在纽约大学、纽约佩斯大学、西班牙巴塞罗那IESE商学院纽约中心任教,并担任纽约大学专业学院院长兼职顾问委员会委员。陈博士是纽约经济俱乐部会员、外交政策协会委员,科罗拉多大学摩根大通商品研究中心全球商品研究杂志编委』

新年的钟声快要敲响了,展望2016年以及今后的几年,很多重大的投资决策需要开始研究。本文需要探讨的问题是“下一次全球经济危机离我们还有多远?”  当然预测经济周期的起伏是个非常复杂的课题。可以回溯以下最近几次的全球经济危机的情况。

先看一下1998年的全球经济危机,这个危机主要是在全球新兴市场国家的影响巨大。当时的主要问题包括油价暴跌导致俄罗斯经济崩溃,俄罗斯主权违约,货币暴跌。这个事件横扫新兴市场,连带导致阿根廷违约,东南亚国家货币迅速贬值,香港的房地产价格暴跌等等。当时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通过提供紧急贷款,附加结构性改革,帮助了新兴市场国家获得了将近10年的繁荣期。这次金融危机中,三位美国财经高官格林斯潘,鲁宾和萨默斯通过美联储与美国财政部的合作,为世界经济的稳定提供了巨大的帮助。他们也被时代周刊评选了“拯救了世界经济的三人委员会”。

图片来源:时代周刊
1998年的金融危机以后,除了短暂的2001年经济衰退,就是2008年的全球经济危机。这个危机实际上是从2007年下半年开始的,导火索是美国的房地产泡沫。实际上根据现在的数据,全美平均房地产价格从2006年的最高点,到2009年初的最低点,峰值到低谷的下跌大约是20%。这个幅度相当大,但金融机构和投资者的损失要远远超过这个,原因还是杠杆。在简单的房地产按揭贷款被证券化,然后30倍杠杆的买入,结果的损失当然是毁灭性的。

从2008年12月16日联储把联邦基金利率降低到零,到今年的12月16日,整整7年后,联储把联邦基金利率从零提高到0.25-0.5%,这个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有幸的是,参与2008-2009年金融危机的主要决策层现在基本上都已经离开他们的工作,并且出版了回忆录。这一次参与金融危机处理的新的三人小组是依然是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纽约联储总裁(盖特纳)和财政部长(保尔森)。可以说,他们三人在2006年上任的时候,都是应对危机的最佳人选。伯南克是研究美国30年代大萧条的专家,他自己的回忆录说他从大学本科开始就对美国三十年代大萧条及其前因后果非常感兴趣,后来念麻省理工的博士,做斯坦福大学教授,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一直是以此为主题。除了学术以外,他在美联储做顾问,然后在格林斯潘主席手下担任Governor多年,对于联储的运作非常熟悉。他担任联储主席对于危机的领导人角色是最佳的人选。伯南克除了学术上是个泰斗级的人物,还有一个优点,就是不讲政治。他的回忆录中提到,他唯一的政治经验是竞选并担任了他家附近的学区的委员,帮助修建了一个新的高中。联储的一个重要公信力来自于联储的非政治立场。

图片来源:KevinChen

三人小组里面的二号人物是保尔森,他的自传里面提到他从小在伊利诺伊的农村长大,然后体育成绩优异获得大学录取。保尔森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白宫担任尼克松总统的文员,然后在美国国防部担任副部长的助理。他从政府辞职后加入高盛,做了33年的投资银行家,直到高盛的CEO,然后担任财政部部长。他对于全球金融市场的运行,以及美国政府的运作是金融危机期间的最佳人选。当然他按照美国的法律,在担任政府公职的之前必须高位卖出9亿多美元股票不用交税也是有很大好处。下面是保尔森的回忆录:



图片来源:KevinChen

三人小组里面的三号人物是盖特纳,他长期在美国财政部工作,负责国际业务。他的自转中提及他参与协调了很多国家的金融危机处理,包括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包括日本的90年代房地产泡沫破裂等等。他的职业生涯可以说是到处“灭火”的消防队队长。以他的经验,在08年的金融危机发生时,战斗在纽约联储的第一线是非常理想的角色。有意思的是,保尔森是出名的中国通,出版过关于中国经济的专著。盖特纳自称小时候在北京生活过,中文水平不错。

图片来源:KevinChen

他们三人在整个金融危机的处理过程之中,可以说是把一手烂牌打的极好。当然,最大的一个成绩是通过这一次的危机及后续的改革,美国经济可以说是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首先,财政政策上,目前美国的财政赤字比去年下降50%。货币政策上,联储成功的退出了零利率政策,加息25个基点。最重要的是大幅度的降低了杠杆倍数。比如美国的居民总信贷借款现在是200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比如美国的大型银行杠杆从08年的30倍以上降低到目前的12倍左右。与此同时,美股从低点已经回报超过3倍,美国的房地产价格指数也已经接近07年的水平。联储最为关心的指标失业率已经从9.9%下降到5.1%。

图片来源:KevinChen

相比较,欧洲央行在这次的危机处理中有很多错误,比如在危机初期居然加息一次,比如在危机发生后参与财政紧缩政策。(关于财政紧缩的历史回顾,可以参考布朗大学布莱斯教授的专著Austerity: The History of A Dangerous Idea)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8-22 17: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