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自救尖峰时刻,4万多员工人均需掏40万?

[摘要]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按照万科公告披露的信息,截至2015年12月24日,“宝能系”合计持有万科24.26%权益,坐稳第一大股东位置。这距离万科公司章程中的30%持股表决权不到6%的差距。


“宝能系”至今没有公开表达举牌万科的意图。但财新援引据接近姚振华的人士话语称,姚振华控股收购万科的目的明确,打算换掉王石。
这一幕,并没有顺利发生。来自万科内外的对抗,汹涌而来,争分夺秒。
12月17日傍晚,在北京朝阳公园南门西侧一幢四层小楼内的北京万科总部,王石首度发声,并明确表示“不欢迎新晋大股东姚老板”。
“宝能系增持到10%的时候,我见过姚老板一次,在冯仑的办公室谈了4个小时,从晚上10点到凌晨2点,但他没料到我是这个态度,”王石说,不欢迎的理由很简单:你的信用不够。
王石的意思,这并非道德绑架,而是风险考量。王石称,“宝能系”层层借钱,循环杠杆,没有退路。用短债长投方式强行进入万科,风险极大,就是一场赌博。
“早在几个月前,宝能系才有动作的时候,万科已经有防范和应对了,不是外界看到的那么后知后觉,”万科内部中层员工张睿(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只是当时的回击手段并不多,现在看来,是我们大意了。”
“宝能系”愈发骁勇,一股焦虑和迷茫在万科内部弥散,不知何往。张睿说,“大家很悲观,怕被宝能吃掉,没有前途。”

“最好引入央企”

王石此刻的表态,意义重要,“管理层必须指明立场和方向,让‘宝能系’和所有各方知道万科的明确态度。” 郁亮紧随他表态,称“这是我在内的所有万科管理层的想法”。
正面对决开始。12月18日下午,万科A、H股双双停牌,理由是“正在筹划股份发行,用于重大资产重组及收购资产”。 一个月内,即2016年1月18日前,万科要披露重大资产重组信息,公司A股股票也要恢复交易。
时代周报记者向多方券商机构了解到,目前万科重组方案有如下两种可能:
第一种,华润集团名下华润置地或以地产资产换取万科股份,这种情况下,“华润系”实际上起到了能否阻击“野蛮人”的关键角色。
第二种,万科将制定3年期定增方案,初步计划定增20%股份,其中10%作为员工持股计划,另外10%向市场募集资金,由万科来决定增发对象。
不过从操作层面看,第一种可能性微乎其微。王石自己也判断,华润置地自身经营不错,在此阶段重组难度极大。
市场猜测更多倾向于第二种方案。目前,万科总流通股本为110.375亿股,若定增20%的股份,将新增22亿股。若此方案成功通过,“宝能系”持股比例将被压缩至19.67%。
按照不低于停牌前20个交易日的股票均价打9折计算,万科此次定增价格或在16-17元/股,筹集资金约350亿-370亿元。但可能由于时间较长,股价变动大,也会选择以发行期首日作为定价基准。
2014年5月开始,万科已通过盈安合伙增持公司股票,但只涉及1320名事业合伙人,未普及到4万多名员工。如果10%员工持股计划达成,按照证监会去年明确的“禁止个人或机构通过3年期结构化产品参与上市公司定增,即不允许利用任何杠杆融资,而需自有资金”一条,万科员工人均需要准备约40万元自由资金。
在A股中推出3年期定增方案,超过一半公司的大股东会参与认购,但此次涉及股权争夺战,万科恐难以再依靠华润。由于前董事长宋林的落马,华润集团面临着人事动荡后的余震,新领导层能否延续一贯的无条件支持政策,外界并不乐观。
《华夏时报》援引华润集团一位副总裁的观点称,“华润应该不会插手,此时出面参与增发总感觉不合适。”
“上述市场猜测,没有事实依据,”万科集团总部在回复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信息披露的要求,重组方案相关细节还不能透露。
王石近日也已与包括高盛在内的多家投行接触,他将引入外部中介机构做财务顾问。他透露,无论重组还是收购,能提升公司价值是底线,“肯定不是毒丸计划,更不是焦土战术。”他希望引入央企,“这家公司最好能和万科形成资产互补,而且在资产重组上拥有比较大的自主性。”

万宝妥协概率最大

12月23日深夜的两份声明,剧情出现了神逆转。从措辞看,万科和安邦走到了一起,相信两家公司在重大问题上将采取一致行动的立场。
目前,两派股权比例咬得很紧。截至12月24日,安邦与华润、万科管理层成为同一阵营,三者总共持有万科股份25.61%,暂时超过“宝能系”24.26%的持股比例。
尚不清楚的是,万科管理层给予了安邦保险怎样的承诺,才使得后者愿意发表那份声明。但王石纵横捭阖的斡旋,也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
在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中,安邦进入万科董事会,是一个较为明确的信息。始终沉默的安邦,凭借手中握有的6.18%万科股票,四两拨千斤。
“鹬蚌相争,渔翁安邦谋求万科董事会席位是一定的,何乐而不为呢?”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理事李骁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因为对安邦来讲,它的诉求就是谋得投资收益最大化。
“目前,万科、宝能与安邦三方还在商谈,宝能与安邦都希望进入董事会。不过,万科要求宝能放弃争夺控制权。”一位与安邦集团高管有密切交流的机构人士钱向东(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事实上,按照宝能现有的股权,它进万科董事会是迟早的事。这一点,王石也很清楚,但他在12月23日与瑞士信贷投资者交流时说了这句,“宝能并没有达到可以轻易对董事会和万科管理层进行重大改变的地步。”
王石再度喊话,“希望‘宝能系’能够作为一个财务投资者,为照顾到多方利益,万科管理层不介意作出妥协。”
“宝能系”近400亿元巨额投入的资金安全性,已被监管层注意。12月25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称,目前证监会正会同银监会、保监会对此事进行核实和研判。
12月25日凌晨,缄默多时的宝能才进行回应。时代周报记者收到的声明中,宝能称一些未经证实的信息,对宝能正常市场交易行为进行了过度解读,自己从未过度使用杠杆融资,并强调其信用良好。
之前的12月23日,深圳市副市长徐安良向刚刚当选为深圳市第四届金融发展决策咨询委员的姚振华询问“万宝之争”,姚说,其实没有那么激烈,主要是媒体炒作,我们一直与万科在做良好的沟通,“王石是我非常尊敬的人,他是地产界的老大哥。”
李骁说,在他看来,三方达成平衡和妥协的概率最大,“就看最后具体的谈判条件了。”

“拜票”时间

为了防范谈判失败,王石还在四处奔走,向持股较多的机构投资者拉票支持万科。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除了宝能、华润、安邦外,万科的另一大“票仓”为HKSCC NOMINEES LIMITED(香港中央结算公司,港交所全资附属公司)代持的11.92%万科A股,这部分股权均掌握在港股投资者手中。
基金也是这场争夺中举足轻重的力量。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三季度末,共55家基金公司的145只公募基金,占万科总股本的4.4%。这些公司如何站队,会影响最终结果。
12月24日,王石现身深圳国泰君安,会谈20余家基金公司。与前几日北京饭局相比,这次,深圳之约辐射面更广,不仅涉及公募,私募也在邀请之列。当天在场的公募基金博时、鹏华、宝盈,分别持有万科A流通股3346.37万股、367.85万股和14.32万股,都是万科的“潜在盟友”。
“基金和散户区别不大,也是墙头草,谁给出的利益大就支持谁,不在乎过后一地鸡毛。”知晓内情的深圳当地金融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王石当日并未给出多少实质性承诺。
资深房地产金融人士黄立冲对时代周报记者说,王石拜访券商用途不是很大,因为券商不适合参与到这样的股权争斗中。
12月26日晚,万科再度公告,希望获得所有股东支持。如何争取小股东,是个难题。以短线投资为主,并不在意公司分红和基本面的大部分中小股东,更注重股价的涨跌。显然,这些小股东已从近期的万科控制权争夺战中连续5个涨停中受益。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0-21 20:06:43